生气华
  1. 生气华
  2. 其他类型
  3. 我用键盘拆弹惊呆松田
  4. 第177章 拆第一百七十七颗炸弹
设置

第177章 拆第一百七十七颗炸弹(1 / 1)


换完身上的东西之后,一身清爽的出门去,但是松田阵平却觉得自己疲惫极了。女生每次都会这么麻烦吗?平日里看米咪的表现好像也没有非常麻烦的样子,松田阵平自觉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但是真的折腾上这么一次之后,他还是觉得自己太草率了。以前还是做得不够。不过米咪也很好,从来没有在这方面抱怨过自己。想到这里,松田阵平松了口气,现在就想抱着米咪亲一口。但是等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米咪吊儿郎当的靠在墙上,手里还拿着一条内裤。松田阵平:“!!!”米咪挑了挑眉:“哟,出来了啊,没换裤子吗?”松田阵平一股无名火起,来的有些莫名其妙,他尽量压了压说:“我在里面准备好了。”米咪愣了一下:“没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周到哎。”松田阵平:“……”那种火气更加强烈了,不过松田阵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来的怒火。只是一股无名火上来,让松田阵平差点没有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如果对面的不是米咪的话,松田阵平可能就要开始骂人了。他勉强控制了一下自己,说:“也是平日里照顾你的时候想到的,周到不周到的,也说不上,其实我有很多没考虑到的地方,比如……”说到这里,松田阵平脸都黑了。这是他一生的耻辱!米咪倒像是了解了他在想什么似的,突然弯腰把他抱在怀里。这个姿势实在是让习惯了个子更高一点的方式去拥抱米咪的松田阵平非常不习惯,他在米咪怀里调整了好一阵儿位置才找到一个自己很舒服的姿势靠过去。“你已经做得很好啦,阵平。”米咪拍了拍松田阵平的后背,像是哄小孩子一样,“真的,你比我想的还要周到的多了,我反正是不会在卫生间里放干净内裤的。”松田阵平:“……”这种夸奖听起来也不会让人高兴是怎么回事?不过,他深呼吸了一口气,不得不说,米咪的话还是让他成功轻松了不少,心情也平复了下来。“我感觉我可能有点暴躁,”松田阵平叹了口气说,“对不起。”“没事没事,这是很正常的,生理期的时候脾气是很难控制。”米咪继续拍着松田阵平的后背安抚他。松田阵平:“……这样吗?”难怪就算那几天自己谨小慎微,也经常会看到米咪冲着不知道什么地方开始生气。“没关系,过了这几天就好了。你现在肚子疼吗?”松田阵平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那个地方他经常会吻上去,但是这种角度这样触摸还是第一次,多少有些奇奇怪怪的。不过那里有种闷闷的,胀胀的感觉,让松田阵平很快也没心思去想以前那些旖旎的事情了。“还不疼。”松田阵平说了一下自己现在的感受,“就是有点闷,有点胀。腰好像还有点不舒服……”“这很正常,

都是经期会有的表现。”米咪沉吟片刻,“我平常不是痛经很厉害的,但是……”松田阵平和她互换灵魂之后的这两天松田阵平有点放肆了,喝的不是热水,洗手洗脸也是用的冷水,痛经不加剧才奇怪呢……米咪想到这里:“要不我先给你找片布洛芬?”“不用。”松田阵平抱紧了米咪的腰,“我想感受一下,你平时会是什么样的感受。”米咪哭笑不得:“这有什么好感受的,我疼得厉害的时候也会吃药啊。”松田阵平却很坚持,摇了摇头也没有答应米咪吃药的建议。这或许也是他能更深刻的了解米咪,体会她的感受的一个机会。米咪见状也没有再劝:“好吧,那你疼的忍不了的时候再喝,可就起效慢了。”松田阵平笑了:“没事,我也不是一点疼的受不了的人。”米咪想了想自己的痛经指数确实也不算很高,松田阵平一意孤行的话也就随他去吧。只是无论是米咪还是松田阵平,都有点过分低估了这次痛经。一个小时之后,米咪还端着家里的单反给镜子里的“自己”拍写真的时候,听到了一阵叮铃桄榔的声音。米咪惊了一下,连忙放下单反冲着声音发出的地方寻过去,然后就看到了躺在床上动弹不得,面色苍白,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艰难的往地上划拉。米咪再一看,地上倒着一个水杯,水杯里的水已经洒出来了。“……”米咪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了,就……笨蛋美人也是很流行的嘛。她上前去准备把水杯捡起来,然后给松田阵平重新端上一杯水过来。毕竟自己的生理期自己清楚,大部分时间她的生理期疼的不是很过分,但那是因为在这之前松田阵平就会提醒她要用热水,要忌食生冷,所以一般也就量最大的那天疼一疼就过去了。不过这也不是完全没有疼的时候,偶尔还是会有那么一两个月会特别疼。但是松田阵平现在的表现,明显比特别疼还要疼上不少。还是得给他找出来布洛芬,硬扛不是个事。米咪心里有些慌张,脚下还是自己不熟悉的高跟鞋,地板上面还有水,一个不小心就滑到了,发出了沉闷的响声。松田阵平:“!!!”他懵了一下,下意识想要起身去拉米咪,然后肚子疼的又在坐起来的瞬间躺下去了。他现在觉得自己的腹部有一万个小人在跳舞,霹雳舞地板舞踢踏舞……总之怎么折腾怎么来,他收回一个小时之前的话,不吃止痛药怎么可能熬得过去?更何况这种事情也没必要熬吧?“你没事吧……”松田阵平勉强出声。米咪茫然的摇摇头。疼到不是特别疼,毕竟松田阵平屁股上的肉还挺厚的,就是感觉很突然,自从成年之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愚蠢的事情发生了。“……我没事,我自己能起来。”米咪说着先把高跟鞋给卸了,然后喊过来扫地机器人打扫

一下这里,自己挣扎着爬起来拿起水杯,去给松田阵平倒水了。完了之后将布洛芬和热水一起递给他:“喝了之后会好很多的,阵平,我看你疼得厉害,别硬撑了。”松田阵平这次挺乖的,老老实实的把药喝了。但是布洛芬起效慢,这个时候喝也仅仅是热水带来了一点安抚作用,真的缓解疼痛还得再等等。米咪帮松田阵平躺回去,掖好被子之后说:“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去给你找两片暖宝宝。”说完就出去了,都没等松田阵平说话。松田阵平还有些茫然。为什么要出去找,床头柜就有啊?*米咪出去之后把头闷在沙发抱枕里,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太丢人了。而且还是用松田阵平的身体丢人。还好家里没别人,只要不说,没人会知道。好一会儿才昨晚心理建设之后,米咪松了口气,去厨房找了点红糖生姜,煮了一锅红糖生姜水,然后才送了进去。这个时候药效上来了,松田阵平的表情明显缓和了不少。米咪咳嗽了一声,把红糖姜水递过去:“喝点这个,会好一点。”松田阵平端过来也没有道谢,直接喝下去,还差点没有烫到舌头。不过也不知道是他的心理作用,还是说真的有效果,或者是刚刚的布洛芬开始起效了,松田阵平确实觉得又舒服了一点。松田阵平这样也就有了精神,来问米咪事情了。“你刚刚就是去煮红糖水了吗?”米咪身体一僵,然后笑了一下:“是啊,不然还能做什么?”松田阵平拉长了声音:“哦~”米咪:“……你哦个头啊!身体还有不舒服吗?”“好多了。”松田阵平说,“你平时……就这么痛苦吗?”“那倒也没有……”米咪摸了摸鼻子,多少有点不大好意思,“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可能是因为你在我的身体里,所以我这次的经期反应才特别强烈。”松田阵平:“……”他沉默了一阵不知道在算什么,然后才开口叹了口气:“你平时都这么辛苦的吗?”“不是啊,都说了这次应该是我们灵魂互换,所以才会特别……”米咪被松田阵平突如其来的拥抱给弄得愣了一下,恍惚了一阵才说出来剩下的那个字,“……疼。”“我有点心疼你。”松田阵平声音压着,听起来有点闷。米咪一个人已经坚强很久了,上司只会觉得你不够努力,没有007为他们制造价值,至于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态,他们才不管呢。——只要不猝死,或者是不猝死在工作中,就没所谓了。这些年松田阵平对她很好,不过鉴于他也算是一个老直男了,很多事可以做,很多话却不会说。所以第一次听到松田阵平这么说,她还有点茫然:“哎……?”“我只是经历过这么一次,就觉得很痛苦了,你每个月都要来一次……”松田阵平想想就觉得难以忍受了,“我以前对你不够好,我错

了,我以后会改正的。”米咪哭笑不得:“我每次都没这么疼……”“但是却每月一次,想想就很难过了。”松田阵平打断了她说,“有些事情,没有亲身经历过真的没有任何发言权。老婆,我现在很庆幸我可以跟你互换这一次,体会你的感受……我爱你。”米咪被感动的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拍了拍他的后背:“我也爱你。”“如果以后你都替我度过生理期,我想我会更爱你。”松田阵平:“……”感动什么的,还是算了算了。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