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气华
  1. 生气华
  2. 其他类型
  3. 红方总想迫使我改邪归正
  4. 第158章 第 158 章
设置

第158章 第 158 章(1 / 1)


即使是年节,其实他们也没有多待上几天,在跨年夜过去之后,不少人就各奔东西,白兰地又倒霉地一趟飞机飞出了国,大概接下来一段时间都很难见到他的面,琴酒就更别说了,开年头一天,就因为突发事件,不得不给某些脑子抽筋的家伙收拾烂摊子去了。而今年的冬天也确实如同所说的那样寒冷,屋外寒风习习,在接连下了两天的大雪之后,一直不愿意进屋的诗培纳也在客厅里有了一个落脚点,冬天本身太阳升起的就比较晚,再加上这样的场景和风声,就让人发自内心的不想出门。库斯塔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打着哈欠换上衣服,然后拉开了窗帘。照射进来的阳光让她下意识地眯起眼闪躲了一下,她揉了揉眼睛,抹掉了眼角的泪花,随后动作越来越慢,慢半拍反应了过来。“哎?出太阳了!”库斯塔惊喜地说道,她迫不及待地推开窗,即使吹进来的风依旧冷飕飕的,她也毫不在乎。库斯塔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觉得整个人的心情都明朗了起来。窗台上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雪,库斯塔快乐地用手团了两个雪球,大的放在一个微型的小雪人就做好了。她探头看了看像一张白色厚实的地毯一样铺在地上,她顿时就有了想法。“雅文邑。”库斯塔兴冲冲地跑下了楼,“早上好。”“早。”神院度手里拿着一本书,眼前杯子里的咖啡还冒着热气,玛克默默地抬头看了一眼表,指针指向了上午十点半,这个时间真的能称之为早吗?“早餐在厨房里,如果凉了的话,可以拿微波炉热一下。”“好的。”库斯塔心情很好地走进厨房,不一会叼着培根煎蛋三明治从厨房门口探出头来,目光落在了已经穿戴好的玛克身上,含糊地问道,“玛克你要去做什么?”“把东西咽下去再说话。”玛克仔细地手套戴在手上,“扫雪,至少也要把从屋子到门口的路清理出来,不然等结冰了就不好处理了。”“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库斯塔急匆匆地说道,她几口将三明治塞进嘴里,然后用倒好的牛奶润了润喉咙,“我现在去穿衣服!”“……她只是想玩雪吧。”玛克压根就没得到拒绝的机会,他不用想都知道库斯塔打的什么主意,平静地用手抬了抬眼镜,精准地吐槽道,“她不添乱就不错了。”“东京可不常见这么大的雪。”神院度笑着说道,“而且终于见到了阳光,天气也不错,确实能让人提起玩乐的兴致。”“您也别太向着她了。”玛克看着穿得严严实实的库斯塔从楼上跑下来,浅咖色的柔软的围巾垂落在胸前,耳朵上还罩着一个兔子样式的耳罩,表情充满了兴奋。玛克无奈地叹了口气,天天强调自己已经成年了,他倒是觉得库斯塔一星半点都没有

成熟,“你要扫帚还是铲子?”“扫帚吧。”库斯塔接过玛克递过来的扫帚,朝着神院度挥了挥手,“雅文邑你不一起来吗?我想堆一个超大的雪人。”我就说她是想玩。玛克的眼神明明白白地透露出了这个想法,神院度哑然失笑,然后开口说道:“我就不……小心!”只见库斯塔在开门往外走的过程中,脚下突然一滑,要是以她平日里的平衡性,她是完全可以站住的,可好巧不巧,就在她想站稳身体的时候,另一只脚一后撤,踩在了一块薄冰上,这下她是彻底稳不住了,结结实实地在门口摔了一个屁股蹲。神院度:……玛克:……库斯塔一时间被摔懵了,她坐在那里愣了两秒,才缓缓地朝玛克和神院度看去,只见玛克正看着天花板,好像那上面有着什么吸引他的东西一样,神院度低头专心致志地看着书,手指慢慢翻过一页,好像刚才的那声“小心”不是出自他口,空气中充满了一种虚伪的安宁。库斯塔秉持着“只要我不尴尬,那么尴尬的就是别人”的想法,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假装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玛克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走啦。”说着,一马当先地走了出去,就是背影怎么看都有点僵硬。神院度和玛克对视一眼,将书拿起挡住了自己的脸,几秒钟后将书放下,露出了一张面无异色的脸:“去吧,别让库斯塔等久了。”神院度知道如果真的受伤了,库斯塔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扑上来撒娇,但如果只是一些令人尴尬的小事,她反而不希望其他人会过多的在意,所以在这种时候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的忽略掉就是最好的方式,很快库斯塔自己就会将其抛在脑后了。玛克略微欠了欠身,走了出去,然后开始将雪铲到一边,果不其然,一开始库斯塔还能老老实实地扫雪,但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被其他东西所吸引,将扫帚往树边一靠,开始将雪聚拢在一起堆起雪人来,看样子已经完全忘记了刚才发生了什么。手套也无法完全挡住积雪的寒冷,库斯塔玩一玩,就将手放进衣兜里暖一暖,很快她就弄成了一个处于圆台和圆锥间的雪堆,还特地稍微压实了一点,然后开始滚起雪球来。“玛克,你看我做的怎么样?”玛克将落在外面门牌上的雪清理了一下,一转头就听到了库斯塔的声音,他转头一看,雪人已经出现了一个雏形,就是还没有脸和装饰。“还可以。”玛克略微有点诧异,他还以为库斯塔会有什么新奇一点的主意来着,“这就结束了?”“怎么可能?”库斯塔用手抵着下巴转了两圈似乎有点苦恼,“只是还不知道该弄成什么样子的。”“喵~”萨泽拉克在门口的台阶上,好奇地看着洁白的大地,用粉色的肉垫轻轻碰了一下,似乎感受到了凉意又立马缩了

回来。它歪着头,爪子动了动,觉得除了冷之外,貌似也没有多大危险,于是它放心大胆地踏入了雪地之中,结果没过一会四只爪子就都踩在了库斯塔的鞋子上。“感觉到冷了吧?”库斯塔弯腰将萨泽拉克抱了起来,然后头上冒出了灵感的灯泡,她团了两个小一点的雪球,将它们捏成了像是三角饭团一样的形状,将其放在了雪人脑袋两侧。她时不时看看萨泽拉克,手底下的雪人……不,雪猫逐渐像模像样,就是体型大了一点——她还在地上做了一条尾巴。最后她后退一步仔细打量了一番,思考了一下,把围巾摘了下来系在了雪猫脖颈的位置:“大功告成!”“啾啾。”诗培纳飞过来落在了雪猫的头顶上,朝着库斯塔发出了叫声,在上面蹦来蹦去,库斯塔莫名其妙地看了半天,然后恍然大悟,“你也想要?”库斯塔快速团了一个雪团,照着诗培纳的样子捏了一只小鸟,放在了雪猫的头上,别说还真有几分神似,库斯塔满意地抬起头,自信地说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不错。”“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勉为其难?”库斯塔狐疑地说道。“库斯塔,玛克。”神院度站在门口说道,“再在外面待着就要冻透了,喝热可可吗?”“要!”库斯塔声音响亮地回答道,她将萨泽拉克抱回去,然后在门口抖了抖身上的雪,跑到厨房给自己倒了一大杯,因为太烫,所以她双手贴在杯壁上暖着手,“雅文邑,你有看到我堆的雪人吗?”“看到了。”神院度淡定地说道,“挺像的。”库斯塔朝着玛克投去了得意的眼神,玛克懒得理会她,将铲子和早就被库斯塔丢到一边的扫帚放回了仓库,然后回来将门口的水迹擦干净——他是有点洁癖,但并不严重,只是喜欢干净整洁的样子,正当他想要拿毛巾将萨泽拉克也擦干净的时候,他的动作忽然停住了,看着萨泽拉克沉吟片刻后说道:“是不是该打理一下萨泽拉克了?”打理,顾名思义为洗澡。库斯塔眨了眨眼,看着浑然不知地舔着毛的萨泽拉克,脸上露出了有点难办的表情。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