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气华
  1. 生气华
  2. 其他类型
  3. 幸福婚姻模拟器
  4. 第110章 第四颗桃(12)
设置

第110章 第四颗桃(12)(1 / 1)


12初桃万万没想到,让里梅盯着无惨,他竟然把人从眼皮底子下弄丢了。她站在星辉的房中,看着满地的血痕,一时失去了言语。游戏提示:【产屋敷无惨的血,已失去活性】。这是足以致死的出血量,初桃查阅产屋敷无惨个人界面后发现他还活着——尽管是以非人的形式,他现在残着血,只有星辉的名字变成了象征死去的灰色。见她沉默不语,里梅急了。他站在那堆血前,将禀报初桃时说过的话又急切地说了一遍:“公子昨日就在这里,好像自/残一般对自己动手……我想制止想将这件事告诉桃姬,但在我有动作之前他的伤势就开始愈合了……”这是真的,纵然里梅并不喜欢星辉,觉得这是没用的男人才会使的卖惨手段,但他已经同初桃有了约定,自然不会违背她的意愿自作主张放任星辉去死。当然,发现星辉不会死就没有第一时间上报初桃这件事就是里梅的私心了。初桃并不怀疑。所以,现在是无惨自/残后不见了?但里梅昨夜一直盯梢着,睡都没睡过。室内也没有其他人或妖怪留下的痕迹,他是自己走的?无惨竟然有这么厉害的能力?论坛的友友们也大为震撼。【什么情况?绿帽哥密室失踪案?】【也不算密室吧哈哈,四通八达的,小侍女会不会说谎了?疏忽了,或者和绿帽哥合谋了。】初桃的前夫哥众多,着重分享的产屋敷无惨在论坛一炮走红,被论坛友友们亲切称呼为“绿帽哥”、“精分哥”。【状态栏显示前夫哥还活着,可能是太伤心藏起来了吧。】【救命啊,果然伦理道德大戏最后都是要见血的。】【#我杀我自己#,但是前夫哥为什么要自/残啊?@腿姐】【来了来了,我有个想法。之前我说前夫哥是绿帽癖,其实不太准确。他和我被绿的正宫不同的地方在于——绿人的是他,被绿的也是他。而且所有马甲都是他自己精分的,还有自己专属的人设、性格和经历。这听着熟不熟悉?没错,人格分裂。我怀疑前夫哥有人格分裂,被绿的前夫哥是主人格,绿人的马甲①②③④是副人格,他在这几个人格里互相切换,同时享受绿人和被绿的快感,两种快乐互相交织,此消彼长,达到一个平衡。但是大家有没有发现,只有主人格前夫哥是一直被绿而且是被三个人绿的压抑状态。当他切换回主人格,想要绿回来平衡却只能看着楼楼深爱马甲③时,被四个马甲积压的被绿快感一下子压垮了他。大家试着想一下,文学作品里被绿还失去主角爱意的苦主最后会做什么?没错,他发疯,他黑化,最后他杀死了获得楼楼爱意的马甲③号。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星辉死了,前夫哥和其他马甲还活着这件事了。人格是有死亡概念的。】【所

以是绿帽癖和牛/头人癖共存。】【叹为观止。不是自残,是前夫哥杀死了星辉!】【草,太牛了。这还是随机npc的剧情啊,这游戏卖我两万日元太亏了!】【懂了,这样一来,其他星夜云存活是因为没有得到夫人的爱。所以前夫哥扫除障碍(星辉)后一定会回来的,夫人如果一直找不到前夫哥,只要等待就好。】初桃也大为震撼,但又奇妙地说得通。我老公竟然有人格分裂……不过,无论这个猜测是否正确,无惨这些奇奇怪怪的行为都是从初桃接受月彦的侍寝时开始的。所以究其根本,是她把他变成这个样子的。玩家因此对他更加怜爱。“他还活着。”她注视着地上的血痕,叹息一声。“他只是太累了。”所以暂时离开,找了个地方舔舐伤口……是这么说的吧?初桃并没有深究这件事。只派人打扫了这座宅院,时刻保持能入住的状态。里梅没有受到惩罚,却并不因此感到松快,这件事确实是他的失职。他开始尽心尽力帮初桃寻找星辉。他虽然不知道星辉就是无惨,却知道星辉与常人不同,身上带着诡异,又能变换成其他人的面貌,是以只能暗地里寻找,否则会引起恐慌。但是里梅一直没有找到他。他就像一滴雨落入大海,一颗种子吹入森林,忽然间人间蒸发,连带着那一家曾收留他的长兄与小妹也人去楼空。渐渐地,京中出现几起死而复生事件。阴阳寮听闻了这件事,但碍于这个时代的医疗手段,也曾有过假死者复生的情形出现,加上此后也没有更多的死伤事件,一切回归正常与秩序。阴阳寮与鬼杀队虽在平安京中行斩妖除魔、消除诡异之职,但毕竟民不举官不究,除非确实发生诡异事件、或是危害了哪些人性命,才会再次前去调查。因此这份隐秘的传闻就一直在京中延续下去……梨花树下,大阴阳师闭着双眼,掐诀心算,忽然,眼角、口鼻溢出鲜红的血液。他倦怠地睁开眼,已是双眼无神。一侧的式神青龙为他递上锦帕,声线压着:“晴明大人,如何?”“似乎……往好的方向变了。”安倍晴明垂下眼。“但依旧是大凶之兆。”他曾在上一次初桃拜访时提醒他异变将生,如今这异变已经转变成了平安京的凶劫,正伺机而动,或在近日降临。他所占卜的就是这道凶劫。如同过去,安倍晴明窥探天机。他看到的未来,是黑暗中一双猩红的眼。那黑是纯然的黑,透不进一丝光亮。那双眼是怨毒的眼,流着血泪仇视京中。接着,在漆黑一片的周围睁开了无数只血色的眼,密密麻麻,遮天蔽日,他们或虔诚、或恐惧、或折服,全都朝向那双眼睛。这就是平安京的下一道凶劫。只是,不同于前两次意图灭世却孤身一人的麻仓叶王与两面宿傩,此人实力不比他们强大,身后助力

颇多。此劫必定伤亡无数。而且,这些人分明死气重重,却非安倍晴明所知的死者幻化成的咒灵。人死之后,灵魂脱离肉身,黄泉鬼差会引渡灵魂进入地狱。那些未能成功被引渡的灵魂在人世徘徊过久会变成咒灵,由阴阳师超度成佛,或是被祓除。这些都是写在生死簿上,人死后既定的命运。但他们不同。……就好像,逃脱了生死簿,衍生出了另一种分支一般。“我能为这京中再做些什么呢?”安倍晴明口中喃喃,沾了杯中茶水圈划,忽然,扭头看向一条戾桥的方向。既与生死有关,那便去黄泉一探究竟吧。他长长叹出一口气,站了起来。年迈的老人脊背挺的笔直。他一步一步稳健地向外迈去。走到门前,一道道身影浮现在四周。安倍晴明的式神齐齐拦在他身前:“不要去,晴明大人。”大阴阳师愕然,失笑说:“我只是出门散心罢了。”十二神将的身形巍然不动,天一说:“您要再去黄泉散心吗?”玄武沉默说:“您上次从黄泉回来已是九死一生。我等是万万不会再让您涉险的。”安倍晴明像是偷吃甜食被孙辈发现的老爷爷,无奈一笑:“上一次我足足去了七日,如今我只去一日。”“……”“半日,也不行吗?”他打着商量,回应他的却只有式神的沉默。大阴阳师却依旧笑眯眯的表示了自己的决心。直到青龙问:“近年来您为何总是占卜天机,力求规避一切灾厄?”从前的晴明大人在化解诡异一事上,从来只是心中有数,步步为营,与天斗与鬼物斗。从来不会如此急切,不惜以燃烧自己的性命为代价获得未来的线索。现在更是愈演愈烈,想要在一切发生前就寻找到完美的通关答案。麻仓叶王与两面宿傩虽然棘手,但过去足以毁灭平安京的大事晴明大人解决的难道就少了吗?更何况现在这道凶劫什么迹象都未显露,还远远不到该解决的时候。“我已知晓线索在何方,此去必有助益,难道便什么都不做吗?”安倍晴明笑着说:“这可不是我的风格呀。”话虽如此,可大阴阳师已非青壮之时,他已年迈,已露灯枯油竭之相。如果放任他再入黄泉,可能此生都没有再见的机会,更谈不上安享晚年,寿终正寝。因此,十二神将依旧执拗地挡在他面前,不惜违背主命。安倍晴明正要板起脸,跟自己的式神们来一句重话。就听青龙问:“您为何就是不相信她呢?”“……”他顿住了。“她说过,天下没有再能难倒她的事。”“您为何始终将她视作要保护的对象,不愿意相信她有独自处理一切的能力呢?难道她离了您就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不能解决问题了吗?”安倍晴明站着,一动不动。青龙哀戚地注视着他。许久,安倍晴明方才长长叹出一口气:“是我着相了。”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